<div id="8168c"></div>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 <sup id="8168c"></sup>
  • 您現在的位置:品味吧 Feel-bar>> 漫畫人生>>正文內容

    八歲女孩照顧智障母親拒絕收養-感動中國人物倪東艷

     

    八歲女孩照顧智障母親拒絕收養-感動人物倪東艷
     
    ——盡管苦難不是財富,她卻因此而堅強
     
     
      年僅8歲的倪東艷,本來也會和所有小孩子一樣享受母愛與歡樂,會在爸爸媽媽懷里撒嬌性,以享受童年,而小小的她卻在父親亡故之后獨自承擔著整個極其貧困無助的家庭,她的母親癱瘓在床且嚴重智障,她小小年紀不僅要照顧媽媽,還要包攬所有家務、上學做功課,那是大人都難以承受的負荷。
      盡管苦難不是財富,她卻因此而堅強。
     
      倪東艷,無數的感天動地,為她演繹出——非凡童年! 
     
     
    8歲女孩照顧智障母親-感動人物倪東艷
     
    8歲女孩照顧智障母親-感動人物倪東艷
     
     
      在那個地方,貧困的孩子,沒有接觸新鮮事物的機會,也就沒有受到新鮮事物同時所帶來的負面內容,于是人性的光輝絲毫沒有受到污染和消損——
     
      重慶黔江鵝池鎮方家村3組,市級特困村。天陰沉沉的,昨天,這里剛下了場晚冬的大雪,這時,雪正在融化。時值2006年3月,春寒襲人—— 
     
      弱小的倪東艷,臉色臘黃,營養明顯缺乏,兩行鼻涕掛在唇上方,不停地咳嗽。她看起來明顯要比同齡孩子矮一大截,小了一圈兒。 
     
      倪東艷僅穿著一件單薄的破舊毛衣,外面罩著極不合身的薄棉襖,趿拉著一雙極大的解放鞋。這些,還都是別人給的。 
     
      放了學,這個土家族小姑娘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在路上溜達,而是急匆匆往1公里外的家趕。 
     
     
    天冷了,要再劈一點柴。
     
    天冷了,要再劈一點柴。
     
     
      這是個怎樣的家喲——一間木板搭成的房屋傾斜著立在半山腰上,要不是靠一旁的幾根木頭支撐,恐怕早就倒塌了。家里惟一的電器是一個15瓦的燈泡,不過這只是個擺設,因為繳不起電費,這個家里已近一年沒用過電了。雖然是大白天,屋里還是黑乎乎的。 
     
      黑黢黢的屋頂掛著的幾塊和屋頂差不多顏色的臘肉,那是父親留給倪東艷母女最值錢的東西。屋里還有幾把面條,一袋鹽、一袋洗衣粉,這些都是老師和鄰居給她買的。 
     
      “媽,你啷個又在地上爬?”倪東艷將書包扔在門口,沖進家門,將媽媽陳愛娥扶起,“你在床上好好躺著,不要在地上爬,好不好!” 
     
      陳愛娥天生就嚴重智障,后又因患小兒麻痹癥,從小就下肢癱瘓,只能扶著墻勉強站立,走路完全靠爬。 
     
      “像她這樣,一身衣服半天就臟了,我前兩天的衣服都沒來得及洗,哪有時間啊,我還要做飯、做作業……”倪東艷帶著哭腔,無助地望著地上一大盆堆得冒尖尖的臟衣服。 
     
      看到女兒哭,陳愛娥卻笑嘻嘻地指著自己的嘴,說:“餓!” 
     
      身邊有過路的村民打趣地問她多大了,陳愛娥茫然地望著別人搖搖頭,很快又低頭直勾勾望著灶邊一把紅苕粉。只有倪東艷明白,媽媽是要女兒煮紅苕粉給她吃。 
     
     
     
     
    化雪的天氣,小東艷冷水洗衣服
     
    化雪的天氣,小東艷冷水洗衣服
     
     
     
     
      八歲生日那天父親離世,臨終囑咐她照顧好媽媽
     
      因為窮,倪東艷的父親倪月忠58歲才娶了個鄰近鄉鎮的陳愛娥為妻,次年,倪東艷出生了。在倪東艷心目中,爸爸就是家里的頂梁柱,地里的農活、家里的家務事全靠他一人張羅。 
     
      這個沒多少文化的莊稼漢很疼這個惟一的女兒,沒有錢,他用自己的方法表達對女兒的愛,常常抱著倪東艷坐在腿上,給她講諸如老虎吃小白兔之類的、他自己編造的童話故事。 
     
      2005年12月7日,是倪東艷8歲的生日。早在一個月前,倪月忠就許諾要在這天上街買半斤肥肉給女兒當生日禮物。可這天早上,父親卻沒能兌現諾言,他甚至連坐都無法坐起來。 
     
      倪月忠躺在床上,僅僅說了句“照顧好媽媽”后,就停止了呼吸。走時,連眼睛都沒閉上。 
     
      在鄰居幫助下,倪東艷將爸爸草草埋葬在屋后自家地里。她至今不知道爸爸得的是什么病,鄰居們說,可能是腦溢血。 
     
      爸爸去世后,倪家沒有了勞力種莊稼,村干部就將倪家的田土分給鄰近村民栽種,莊稼成熟后保證為這對苦命的母女倆提供足夠的糧食。倪東艷這才少了后顧之憂。 
     
     
    一邊燒柴火做晚飯,一邊借火光做作業
     
    一邊燒柴火做晚飯,一邊借火光做作業 
     
     
     
      “照顧好媽媽。”爸爸臨終前這句話死死印在女兒心上,8歲的倪東艷知道,這個家今后就全靠她了。從此,對她來說,和學習同等重要的,就是照顧好媽媽。 
     
      每天早上,倪東艷天不亮就得起床,做好一天的飯,然后叫媽媽起床,將飯端到床前,看著媽媽吃下后才往學校趕。中午一放學,她又得急匆匆回家為媽媽弄吃的。下午4點鐘放學后,她同樣匆匆地往回趕——媽媽一個人在家,她實在不放心。 
     
     
     
     
      家里沒自來水,也沒打井,回家后,倪東艷第一件事就是到鄰居陳和仙阿姨家里提桶水,再在火鋪(土家族特有的一種燒火做飯烤火的場所)上生火做飯。屋里光線太暗,她就將作業本拿到灶前,一邊燒柴火做飯,一邊借著火光做作業。沒有小凳子,她就蹲在地上。 
     
      每天晚飯后,倪東艷都會給媽媽讀課本,雖然媽媽什么也聽不懂,也無法和她交流,但她還是固執地每天讀著。到了周末,她就幫媽媽換上干凈的衣服,再將一周來母女倆換下的臟衣服洗干凈。 
     
      這天下午,因為做清潔,倪東艷耽擱了一會兒,當她回到家時,見媽媽躺在地上,正抓起生米拼命往嘴里塞,任憑倪東艷怎么拖,媽媽都不松手,急了還一把將女兒狠狠推在地上。 
     
      倪東艷哭了,她丟下媽媽沖出家門,站在屋外卻不知往哪里跑。哭了一陣,她來到爸爸墳前:“我不曉得啷個辦,爸爸,你跟我說我該啷個辦?”哭著哭著,倪東艷趴在爸爸墳頭睡著了,醒來時天色已暗,她才邁著沉重的步子回家。媽媽正趴在門檻上向外張望,見女兒回來了,她傻乎乎笑了。 
     
      除了媽媽的病,最讓倪東艷苦惱的是下雨天,每次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她就拿盆子來接,可家里只有一個盆子和一個桶,接得了這處接不了那處,她就只好用碗。 
     
     
    倪東艷天不亮就得起床,做好一天的飯
     
    倪東艷天不亮就得起床,做好一天的飯
     
     
     
     
      她最大的心愿,不過是有個洋娃娃
     
      倪東艷已經2個月沒吃過肉了,她還記得,上次吃肉是在過年時。倪東艷母女平時的伙食就是白干飯泡開水,有時好心鄰居會送點青菜來,那就算打牙祭了。屋頂有幾小塊臘肉,倪東艷卻不敢弄來吃,因為她預備這點肉要吃一年。 
     
      2006年春節前的一個晚上,一個小偷溜進家門,將掛在屋頂上的幾塊最好的臘肉偷走了。被驚醒的母女二人坐在床上,眼睜睜看著對方將臘肉提走無可奈何。那晚,倪東艷坐在床上哭了整整一夜,媽媽傻呼呼看著女兒坐了一夜。 
     
      然而,對年僅8歲的倪東艷來說,肉,并不是她最想要的東西。 
     
      她家里屋的房門上,貼著一張印有各種玩具的圖片,有米奇、洋娃娃、史努比……3個正在玩玩具的孩子在一旁寫著“我的玩具好看又好玩,拿給大家一起分享”。 
     
      “班上同學都有自己的玩具,有的是車車,有的是洋娃娃,我只有我的媽媽。女同學都有花戴,我沒有,干脆將頭發剪短,就不用戴花了。我好想媽媽突然好起來,好想有個洋娃娃,這是我現在最大的心愿了……”倪東艷在一篇作文中這樣寫到。 
     
      周末,倪東艷有時會和鄰居陳和仙一起上街買些必需的生活用品。一天,陳和仙看見她盯著一個紅色的發夾很久不肯挪步,陳和仙就花1元錢買下送給她。戴上發夾,倪東艷居然哭了,說從來沒戴過這些東西。 
     
     
    無論如何要和母親在一起
     
    無論如何要和母親在一起
     
     
      小小年紀好懂事,為照顧媽媽,拒絕被收養 
     
      見小女孩可憐,陳和仙常常讓倪東艷到她家提水,沒米了到她家去拿,想吃什么,就到她家去端。可除了每天去提桶水之外,倪東艷什么也沒拿過,再餓也不拿別人的東西。實在看不下去了,陳和仙就會主動給她們母女倆端點吃的來。每次,倪東艷也不推辭,每次吃完后,總是將碗洗得干干凈凈的端回去。 
     
      在村民們眼中,8歲的倪東艷就像一個大人般懂事。 
     
      2005年父親倪月忠去世后,握著家里僅有的三十幾元錢,倪東艷發愁了,連棺材都買不起,怎么辦?  
      方家村村支書何成榮一手操辦了葬禮,由村上出錢,花600多元錢將倪月忠草草埋葬。但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葬禮結束后,倪東艷卻找到何成榮,小手里拽著600元錢。何成榮至今記得那一幕:“她哭著放下錢,丟下句‘這是埋爸爸的錢’就要走,我還給她,她死活不要。問她這錢是從哪來的,她也不說。后來我才知道,這是鎮政府才發給她家的獨生子女費。” 
     
      倪月忠的葬禮雖然簡單,也麻煩了不少熱心人,鄰居王思平就在自己家里辦了兩桌簡單的飯菜——倪東艷再三要王思平向那些幫忙的村民表示感謝。“本來誰都不忍心吃這頓飯,但我覺得這種白事應吃頓飯才吉利,所以就替東艷辦了。” 
     
      倪東艷所在的鵝池鎮勝利小學免除了她上學的一切費用,在班主任何小東心目中,這是個成績不錯,但性格內向,不愛說話,自尊心強的孩子:“我叫她有什么困難找我,可她從來沒主動找過我。” 
     
      2006年初,曾有個涪陵的建筑老板通過校方了解到倪東艷的情況,提出要收養這個可憐的孩子,倪東艷卻一口回絕了:“我不去,我爸已經丟下我們不管了,我不能再丟下我媽。雖然媽媽什么也不懂,但她是我媽,再說,我答應爸爸要照顧好媽媽。” 
     
      當地政府也打算將陳愛娥送到福利院,再將倪東艷寄養到其他村民家,但無論別人怎么勸,倪東艷就是不愿離開媽媽——因為她認為媽媽說什么,只有她才能聽懂,她不放心讓別人照顧,不能和媽媽分開。 
     
     
    小東艷一有空閑就會給母親讀自己的課本,這也是母女倆最多的交流
     
    小東艷一有空閑就會給母親讀自己的課本,這也是母女倆最多的交流
     
     
      媒體報道改變母女命運,倪東艷寫信感謝全國好心人
     
      2006年3月16日,重慶晚報《八歲女童撐起一個家》報道了倪東艷的遭遇。 
     
      文章見報當天,倪東艷即受到全國及海外華人關注,數百熱心讀者提出要資助倪東艷。《重慶晚報》為倪東艷開設了專用愛心賬戶,接收各界捐款。 
     
      當晚,黔江區委書記批示,特困特幫,特事特辦,要求區民政局妥善解決倪東艷家的實際困難。 
     
      17日,在鎮政府幫助下,倪東艷家恢復通電、通自來水。 
     
      20日,當地政府將倪東艷母女接到鎮福利院,享受五保待遇,倪東艷終于可以邊上學邊照顧媽媽了。 
     
      21日下午,專用愛心賬戶上到賬金額6.4萬元。 
     
      6.4萬元究竟是多少錢?倪東艷自己也很茫然,她只知道太多了,因為,她從來沒有聽到這樣大的一個數字。隨后,她傻傻地愣住了,反復說著“不要了,不要了”。懂事的倪東艷當即寫信通過《重慶晚報》感謝全國好心人。倪東艷在信中這樣寫道—— 
     
      叔叔阿姨: 
     
      謝謝你門(們)的關心,現在,我和媽媽已經搬到福利院,這兒是我門(們)的心(新)家,你門(們)給我寄的錢我收到,請不要再給我捐了,已經夠了,謝謝。 
     
     
    倪東艷寫信呼吁請停止捐款
     
    倪東艷寫信呼吁請停止捐款
     
     
      一個月后,倪東艷接收到的各界愛心捐款已達近20萬元,好心人給她寄去的洋娃娃將她和媽媽在鎮福利院的宿舍角落堆得滿滿的。 
     
      倪東艷真的笑了,那些不愉快已成為過去,她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 
     
      “這些錢我用不完,我會用這些錢去幫助其他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倪東艷說。
     
      2007年,倪東艷成了重慶第一個“福彩愛心使者”,也是全國第一個。
     
      人們無不為倪東艷這個閃耀人性光輝的孩子感動!
     
     
     
     
    央視新聞頻道播出節目《新聞會客廳》,以下為節目實錄:
     
    倪東艷給爸爸上墳
     
    倪東艷給爸爸上墳
     
     
     

     

     

    倪東艷:八歲當家
     
      主持人:您好觀眾朋友,歡迎走進《新聞會客廳》。今天節目一開始我們先通過幾幅圖片來了解這樣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名叫倪東艷,她的家住在重慶東部四百公里以外的一個偏遠山區,她今年剛剛八歲,12月7號是她的生日,但也就是在去年的生日這一天,她的爸爸突發腦溢血去世,扔下了她和一個患有智障和殘疾的母親,從此八歲的孩子開始獨自撐起這樣一個家。小東艷一邊要上學,一邊要照顧媽媽和自己全部的生活,為了買一包火柴,她一個人跑八里山路賣掉了26斤玉米。父親去世之后,她執意用家里僅有的六百塊錢來償還村里安葬父親的費用,因為擔心媽媽沒有人照顧,她拒絕了好心人的收養,在得到不少的捐款之后,她又寫信說,大家不要再捐錢了,已經夠了。究竟這樣的一個女孩是一個什么樣子,前不久我們的記者到她的家去看望她,發現小東艷母女倆她們已經是被當地的政府安排住在了福利院里,生活環境應該說比以前好了不少。有人說是媒體、政府和社會上的好心人幫了小東艷,也有人說真正幫助她的正是這個八歲的小女孩自己。今天我們節目請到的就是剛才在片子當中看到的8歲的小東艷和她一年級的班主任何小東,何老師,您好。
     
    倪東艷從大水缸里取水
     
    倪東艷從大水缸里取水
     
     
     
      何小東: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東艷,剛才咱們在看片子的時候,你一直在笑,為什么笑?是不好意思嗎?你今天穿的這身衣服挺漂亮的,是你自己選的嗎?
     
      倪東艷:不是。
     
      主持人:那是哪兒來的?還有娃娃是哪兒來的?
     
      倪東艷:不知道是誰買的衣服。
     
      主持人:你喜歡什么顏色的衣服?
     
      倪東艷:就這個顏色。
     
      主持人:最喜歡黃顏色。你一直抱著這個娃娃,是不是特別喜歡玩洋娃娃?
     
      倪東艷:對。
     
      主持人:為什么最喜歡洋娃娃呢?小貓小狗那些都不太喜歡,洋娃娃怎么好呢?你把它當成小妹妹,還是當成自己的孩子?
     
      倪東艷:當成小娃娃。
     
      主持人:剛才還給它梳頭,你喜歡給小娃娃梳頭嗎?
     
      倪東艷:對。
     
      一件柜子、一張桌子、兩張床,這是小東艷和媽媽的新家。但這對小東艷和她的媽媽來說,卻是過去連想也不敢想的。在房間里,還放著一個箱子,這是當時鎮上的工作人員替小東艷搬家的時候帶過來的,小東艷和她媽媽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在這個箱子里。
     
      采訪工作人員:搬家的時候非常簡單。這是他們全家所有的家當,都在這里。
     
      主持人:現在你是跟媽媽一起搬到新家了,從舊家搬家的那天你高興嗎?
     
      倪東艷:不高興。
     
      主持人:不高興啊,搬新家為什么不高興?舍不得舊家,是嗎?
     
      倪東艷:對。
     
      主持人:可是新家又大,又比原來好,為什么舍不得舊的家嗎?
     
      何小東:平時她跟我說的時候她說不習慣,因為她舍不得走。
     
      主持人:你覺得她主要舍不得是因為什么呢?是因為她父親埋在舊家的后院嗎?
     
      何小東:這也是一個原因;另外因為對當地比較熟悉,同學、鄰居比較多,熟悉一些。
     
      主持人:那你還想不想舊的家了?
     
      倪東艷:想。
     
      主持人:還想,你回去看過嗎?
     
      倪東艷:看過。
     
      主持人:你回去就看什么了?是看看房子還是看看爸爸?
     
      倪東艷:看爸爸。
     
      清明節前夕,小東艷又一次來到位于村子東側的墳地里,給爸爸上墳,熟練地點燃冥紙、燒香,長久地跪在父親的墳前,這已經是她第十次來上墳了。去年12月,小東艷的父親因為突發腦溢血去世,留下了她和下肢殘疾并且還有智障的母親。而對八歲的小東艷來說,給她講故事的爸爸不在了,家里的頂梁柱塌了。
     
      主持人:她是你班上的學生,開始的時候可能在你看來跟其他同學沒有什么太大區別,后來慢慢的你怎么發現她和其他同學不一樣了?
     
      何小東:這有幾個方面,第一,她上課的時候沒有橡皮擦,我第一次給了她一塊橡皮擦,第二天來的時候不見了,于是又給了第二塊,第三天又沒有了,于是我在第三天又給了一塊,給了之后我反復問她,她說被她媽媽扔了,當時我覺得有一點奇怪。
     
      主持人:那你怎么做的?去她家里看了看?
     
      何小東:確實去看過了,并且去過多次,因為第一次去的時候,我感到當時有一種震驚。
     
      主持人:你看到了什么?
     
      何小東:看到了她媽媽坐在院子里,當時跟我們說話的時候,她好像有一種語無倫次。
     
      主持人:她這個家里這種特殊情況你知道之后,能做些什么嗎?
     
      何小東:我知道了之后,一個方面,平時周圍的鄰居說她爸爸因為年紀比較大,結婚的時候59歲了,59歲結婚,60歲才生下這個孩子,再加上她媽媽是全身癱瘓,結婚那時候是用滑竿把她抬過來的。
     
      主持人:滑竿抬過來的。
     
      何小東:用滑竿抬來的。
     
      主持人:后來她父親去世這個事情,她跟她爸爸兩個人在家的時候,父親在家里的床上就去世了?
     
      何小東:是這樣的。她跟鄰居說了一下,爸爸去世了,跑出來,當時鄰居也給我打了電話,說倪東艷的爸爸已經去世了。
     
      主持人:當時村里決定替她爸爸辦這個葬禮。
     
      何小東:對,當時鵝池政府就委托了我們的村委來負責這樣的事情。
     
      主持人:當時一開始辦這個喪事的時候是村里墊的錢是吧?
     
      何小東:是政府撥下來的錢,給他專門拿來辦喪事的。
     
      小東艷的父親的葬禮是村里一手操辦的,村上出錢,將小東艷的父親埋葬。而在葬禮結束后沒幾天,倪東艷卻拿著600元錢,找到村里的負責人,要還村里代為給她父親送葬的費用。
     
      主持人:當時這個文書聽了之后什么想法,跟你說過沒有?
     
      何小東:當時他就說了一句話,萬萬沒想到。
     
      主持人:當時你知道你有六百塊錢嗎?
     
      倪東艷:我看見他們拿來了。
     
      何小東:別人拿來的時候她看見了。
     
      主持人:那六百塊錢是給你的,你自己留著就可以買好多東西了,對不對?
     
      倪東艷:買包包。
     
      主持人:可是你后來怎么還給別人了呢?你留著可以買包包,可以買娃娃,娃娃就可以買好多個,干嘛要還給他們呢?
     
      倪東艷:那是跟別人借的。
     
      何小東:她認為她爸爸去世的時候埋葬的錢是跟別人借的,她認為是這樣,所以她要拿她的獨生子女費來還。
     
      主持人:村里說不用還了,大人說不用還了,咱就不還了好不好?
     
      倪東艷:不好。
     
      主持人:為什么不好?你覺得留在自己手里不好嗎?
     
      倪東艷:是別人的。
     
      主持人:別人的就必須還給他們是嗎?
     
      倪東艷:對。
     
      主持人:像這些衣服也是別人送給你的,還不還呢?
     
      倪東艷:不還。
     
      主持人:衣服就不還了。那六百塊錢為什么必須還呢?
     
      倪東艷:那是跟別人借的。
     
      主持人:借的,如果給的就可以拿,如果是借的就可以還是嗎?
     
      倪東艷:是。
     
      主持人:當時她父親辦喪事用的這六百塊錢村里面是借她的,像她說的是借的,其實就是幫她出這個錢了?
     
      何小東:當時實際上就是給她出的這個錢,是政府讓村里辦這件事情的。
     
      主持人:為什么她堅持認為這是借的錢呢?
     
      何小東:因為她把她爸爸的喪事辦完之后,她聽說用了六百元,實際上不止六百元,還有許多事情,她認為是在村會計那里拿的,所以她認為這是別人的錢,她要還。
     
      主持人:一個八歲的孩子在我們想象她還不太懂事呢,可是她卻那么堅持地要把家里僅有的錢拿出來還給別人,你當時覺得在她身上發生是很正常的事情還是讓你也覺得意外?
     
      何小東:在她身上也并不意外。
     
      主持人:為什么不意外?
     
      何小東:因為平時她做事的時候都是這樣做的。
     
      主持人:你跟她也有幾個月的交往。
     
      何小東:應該有七個月,從去年9月份開學就接觸。
     
      主持人:你能理解一個小孩怎么會想到一定要把這個錢還上?
     
      何小東:我確實也想不到這樣的事情,如果說遇到別人,他不可能來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我們在學校的時候,平時我教育學生就是一定不能夠隨便找人要東西吃,但是她就這樣回答,她說我從來不找別人要東西吃。有一次下課的時候我就注意觀察,班上同學都在吃東西,她看了一下,馬上把臉轉了過來,她不想要別人的東西吃。
     
      主持人:為什么這個小姑娘這么有骨氣,你覺得是天生的,還是她爸爸教了她不少?
     
      何小東:爸爸也教了一些,鄰居也說了一些,因為我們有這樣一句話,沒有生而知之者,只有學而知之者,但是她學了之后她懂事,并且能夠完成好。
     
      父親去世后,家里一下子失去了經濟來源,她和她媽媽的生活重擔一下子落在了八歲的小東艷的肩上。
     
      每天天剛亮,倪東艷就已經起床開始從200米以外的鄰居家挑水。
     
      采訪鄰居:她比我起得早。
     
      背柴劈柴,在火鋪生火做飯,為媽媽洗臉,這成為小東艷每天的必修課。下午放學回家,坐在媽媽身邊為媽媽讀書,把一天學的念給媽媽聽。之后,她才有自己的時間做作業。
     
      主持人:我們看到剛才那個片子里面放的,她做飯,給媽媽穿衣服,給媽媽擦臉,做很多大人才能做的事情,開始的時候,她爸爸剛剛去世之后,她這些事情就主動承擔起來了嗎?
     
      何小東:對,是主動承擔起來了,她自己每天早上六點鐘,有時可能是五點過就起床,把衣服穿好之后就把飯煮吃了,因為比較忙,讓媽媽也吃了飯,就把碗放著,下午放學了再回來先洗碗,再煮飯給媽媽吃。
     
      主持人:我看看媽媽在那兒坐著,你給她念課本,干嘛要給她念那個書呢?你是要念給她聽嗎?
     
      倪東艷:對。
     
      主持人:她聽得懂嗎?聽不懂,她聽不懂你干嘛還要給她念呢?
     
      倪東艷:她不會走路。
     
      何小東:她不會走路,要給她念一下書。
     
      主持人:你念的時候她聽嗎?
     
      倪東艷:不聽。
     
      主持人:不就聽不念了唄,行不行?
     
      倪東艷:不行。
     
      主持人:你以前看到過這個景象嗎?
     
      何小東:看到過。當時也覺得比較奇怪,因為她媽媽當時精神不是很好,但是她還是要做,特別是晚上她回家了之后,把飯吃了,把碗洗了之后到鄰居家去做作業,做一會兒作業之后還要回來看一下她媽媽,平時有人去看她媽媽,把她媽媽先帶走了,出來說什么,她都感到心里不安,忐忑不安的。因為她當時把她先帶到福利院,她在后邊還收拾一下東西。
     
      主持人:先把媽媽帶去的。
     
      何小東:實際上就是先走幾分鐘的時間。
     
      主持人:她就不放心了。
     
      何小東:她就不放心了。
     
      主持人:你現在出來到北京好幾天了,想媽媽嗎?
     
      倪東艷:不想。
     
      主持人:只要是有人照顧媽媽了你就不想了是不是?
     
      倪東艷:對。
     
      主持人:如果沒有人照顧呢?
     
      倪東艷:想。
     
      主持人:她就是不放心,但是只要讓她放心了,她也就不太需要了。
     
      何小東:對。
     
      主持人:她父親剛剛去世的時候,你到家里去,都會幫她做些什么呢?
     
      何小東:當時她父親去世了之后,她好像突然之間心里就丟了什么似的,有時候坐在旁邊發呆,并且還哭一下,比較傷心。平時到她家里去了之后,因為她當時煮飯還不熟悉,教她煮飯,特別是煮飯的時候有時候半生不熟的,我教她死辦法,用手捏一下飯,如果說有一半能夠捏下來,就說明該把多余的水去掉了。
     
      主持人:我看她砍柴,切菜用這么大的刀,跟她的身體特別不成比例,這些事情只要做,這么點的孩子就能做到嗎?都覺得好像挺難相信的。
     
      何小東:確實,很多人都認為不相信這件事情,她平時都是這樣的,一到星期六、星期天,她每一周的時間安排是比較充裕的,早上六點鐘起床,煮飯給媽媽吃,吃了馬上就上學,放學了再煮飯做作業,看媽媽。一到星期六、星期天,自己就到山上去撿柴,因為父親在世的時候有一些柴,她周圍的鄰居幫她砍一些,她自己沒有事的時候把它劈細。
     
      主持人:東艷因為家里這種特殊情況,要照顧媽媽,照顧自己,學習受影響了嗎?
     
      何小東:學習上應該受了一點點影響,但是她的自覺性比較強,每天回家的家庭作業是每次必做。
     
      主持人:從來沒有不完成作業的時候?
     
      何小東:都是能夠把作業完成。我說要認真做,她就要認真做,不管是數學還是語文。
     
      主持人:對她來說時間要比別人都抓得緊才可以,是不是?
     
      何小東:對,是這樣的。
     
      主持人:那她玩的時間應該很少。
     
      何小東:玩的時間相對來說就比較少了,那只是平時在學校的時候,下課的時間玩一下。
     
      主持人:放學以后呢?
     
      何小東:每次放學之后,因為我平時經常在學校門口,每次她就是一放學,馬上就把書包背上,回家了。有的學生還在下邊學校的時候,她已經到半坡上去了。
     
      主持人:急著回家。
     
      何小東:急著回家,要幫媽媽煮飯。
     
      主持人:她好像特別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讓媽媽餓著。
     
      何小東:對,就是這樣。
     
      主持人:你從跟她接觸這幾個月當中,看得出她情緒低落的時候嗎?
     
      何小東:看得出,就是在她爸爸去世之后,在學校有一點沉默寡言。因為她一天在學校又要完成作業,回家又要煮飯,平時煮飯的時候,如果說煮熱飯就比較慢,有時候沒有柴了,鄰居年輕人不在家的時候沒有米的時候。
     
      主持人:她跟你嘮叨過嗎?
     
      何小東:她不跟我說,從來都不跟我說。我隨時都跟她說,要注意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老師說,比如就像買火柴這樣的事情,她可以向鄰居要,也可以跟老師說,這件事情可以因人而解,但是她自己悶在心里,好像有一種要強。
     
      主持人:搬到新家之后你覺得她的情緒,整個精神狀態改變了嗎?
     
      何小東:情緒可以說完全改變了,平時感到比較興奮,高興一些。
     
      主持人:以前她是個愛哭的孩子嗎?
     
      何小東:不怎么哭。
     
      主持人:現在是笑得更多了。
     
      何小東:對,以前她就不怎么哭。平時在班上的時候,經常有時候她肚子疼一下,她就趴在桌子上,她也不跟我說,如果說同學之間發現了,同學來跟我說了,我才給她辦這些事情。
     
      主持人:真是挺讓人想不到的。
     
      何小東:對。
     
      主持人:她就是沒有那種向別人伸手,向別人提要求的習慣。
     
      何小東:她從來不向別人要錢,看著別人吃東西,我們班上同學都是這樣,我問了一下班上的同學,他們說她從來不怎么要東西吃,因為我發現她的情況之后,我就教育我們班的同學,一定要關心她,我們班同學有時候要給她吃,她平時比較講理,她有東西的時候,有了福滿多,有了方便面,她要給班上同學。
     
      主持人:如果其他同學有零食吃,東艷沒有的時候,他們給你你為什么不要呢?是別人的東西不能拿嗎?
     
      倪東艷:對。
     
      主持人:是誰教給你,別人的東西不能要?
     
      倪東艷:爸爸。
     
      在距離家有四五公里鎮里的集市上,不少人對于這個8歲的小女孩很熟悉。有人對于這個8歲小女孩到集市上賣玉米的鏡頭印象深刻:
     
      主持人:她體重能有多少?
     
      何小東:體重可能是三十多斤吧。
     
      主持人:背了26斤的玉米。
     
      何小東:對,因為她平時提水的時候,她也要提二十幾斤的水桶。
     
      主持人:就是為了一盒火柴?
     
      何小東:對。
     
      主持人:你還記得那一次賣玉米嗎?賣玉米買火柴你還記得嗎?
     
      倪東艷:記得。
     
      主持人:家里沒火柴了,跟鄰居借一盒行不行?有多大堆起來?
     
      倪東艷:沒有好多。
     
      何小東:她認為沒有好多。
     
      主持人:你給我筆劃一下有多大一堆?
     
      倪東艷:就這么大。
     
      主持人:背起來重不重?
     
      倪東艷:不重。
     
      主持人:你走了多遠,走了多長知道你知道嗎?
     
      倪東艷:不知道。
     
      主持人:那你怎么跟他們說,你說我要把這個玉米賣給你是嗎?是這么說的嗎?
     
      倪東艷:不是。他們沒看。
     
      何小東:小孩賣東西,他們直接就收了,收了給他錢,他買什么東西就行了。
     
      主持人:給了多少錢?
     
      何小東:因為當時是六角錢一斤,是十幾元錢。
     
      主持人:十幾塊錢都買什么了?
     
      倪東艷:買火柴了。
     
      何小東:實際上因為她媽媽當時精神有些不好,她那些錢買了火柴之后,聽說拿回去放到炕上,被她媽媽撕掉了,她有點神志不清,實際上周圍的這些人對她關心比較多,有時候她沒有飯吃了,如果說沒有來得及打米的時候,他們都要幫忙,叫她去吃,她不去吃。去吃了之后,還要叫她給她媽媽端一碗回來,端了之后她還把碗洗好了之后,把它送回去。
     
      小東艷的故事在當地媒體披露后,不少人寫信或者專程找到小東艷的老師何小東,要求收養小東艷,其中也有來自重慶的富翁,但是小東艷都拒絕了。在不少人的眼里,這個八歲的孩子與別的同齡人也似乎有不少地方不一樣。
     
      主持人:她父親去世之后,有很多人通過媒體了解她的情況之后,希望領養她,這個情況你們講給她自己聽了嗎?
     
      何小東:我講給她聽過了。
     
      主持人:你怎么跟她說的?
     
      何小東:我說東艷,有一位好心的叔叔要叫你去過好生活,你跟他一起去嗎,她當時就說了,我不去,我說你為什么不去,她說我要給我媽媽做飯,我看我的媽媽,因為她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給媽媽洗臉、洗腳,都是做這些事情,如果說她沒有回家,她媽媽就沒有飯吃,她有時候是做點飯吃的。
     
      主持人:如果現在有好心的人,生活條件又挺好的,想把你接走,可是不能帶媽媽去,你愿意嗎?
     
      倪東艷:不去。
     
      主持人:為什么不去呢?
     
      倪東艷:那不行。
     
      主持人:干嘛不去?
     
      倪東艷:不喜歡。
     
      主持人:也許挺好的呢,你愿不愿意試試?如果能帶媽媽一起去,你去不去?
     
      倪東艷:去。
     
      如今,在政府的幫助之下,小東艷和她的媽媽已經搬到了設在原鄉政府的福利院里,可以由人來專門為他們做飯,在這里小春艷第一次看上了彩電,而且也搬進了距離福利院只有200米,條件稍好的學堂小學。
     
      來自北京、上海、廈門、遼寧、廣西等地,甚至還有來自莫斯科、中國香港和日本的人紛紛捐款捐物。
     
      主持人:為什么好多人現在開始給你能送衣服,送布娃娃呢?他們怎么知道的?你知道嗎?
     
      倪東艷:我不曉得。
     
      主持人:但是他們送來衣服的時候你喜歡嗎?
     
      倪東艷:喜歡。
     
      主持人:那你知道有很多人給你捐錢嗎?
     
      倪東艷:知道。
     
      主持人:現在有多少了?
     
      倪東艷:我沒記。
     
      何小東:現在已經有十幾萬了。
     
      主持人:好心人捐的錢就必須要用到她和她媽媽身上,這個怎么保證呢?
     
      何小東:成立了一個基金會救助小組,《重慶晚報》的周立有一個,還有我們政府有一個,村委何俊東一個,另外我作為一個,我們四個人共同來管理這一筆賬,如果說有什么開支,必須要用到她們母女的身上,不該用的我們堅決不同意簽字。
     
      主持人:就形成一個監督,四個人一起,必須共同同意才行。
     
      何小東:對。
     
      主持人:這些錢有可能會用到什么地方呢?
     
      何小東:可以用到他平時的日常生活開支,比如說洗衣服不方便的時候可以買洗衣機,平時放食品不行也可以買冰箱之類的。
     
      倪東艷:娃娃穿了兩件衣服。
     
      主持人:這個帳戶里面的錢有沒有被提出來使用過?
     
      何小東:沒有用過。
     
      主持人:我們知道東艷是寫了一封信給報紙,希望報紙能夠發表。
     
      何小東:那時候捐款已經是六萬的時候東艷就寫了一封信,這封信已經帶來了。
     
      主持人:這是她要求寫的嗎?
     
      何小東:是她要求寫的。
     
      主持人:老師帶來了是嗎?拿來給東艷看一下。看看,這是當時寫的那個信嗎?是你寫的字嗎?
     
      倪東艷:是。
     
      主持人:這上面寫了什么你給我念念行嗎?
     
      倪東艷:叔叔阿姨,謝謝你們的關心。現在我和媽媽已經搬到福利院,這兒是我們的新家,你們寄的錢我收到了,請不要再給我們捐款了,已經夠了。謝謝。倪東艷。
     
      何小東:第一次捐款的時候,我問她有這么多錢來做什么,她就說我去買兩個月餅,給媽媽一個,給我自己一個。后來她已經有六萬的時候問她還要嗎,她說我不要了,已經夠了,因為她有些字寫的時候不會寫。
     
      主持人:用拼音代替的。
     
      何小東:用拼音代替。
     
      主持人:東艷,現在信里邊寫的那些話是你自己想的嗎?
     
      倪東艷:對。
     
      主持人:你想說的意思。你覺得六萬塊錢夠了是嗎?
     
      倪東艷:對。
     
      主持人:你知道六萬塊錢能干嘛嗎?能買什么嗎?
     
      倪東艷:不知道買什么。
     
      何小東:她不知道買什么,反正她知道錢非常多。

     

    非常贊同 若有所悟 一般般啦 十分憤怒 嘿嘿搞笑 十分感動 感覺不錯 是真的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折翼天使李應霞-夢想,在路上-感人勵志視頻_勵志小視頻
    彩娃彩票下载
    <div id="8168c"></div>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 <sup id="8168c"></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