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8168c"></div>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 <sup id="8168c"></sup>
  • 您現在的位置:品味吧 Feel-bar>> 漫畫人生>>正文內容

    她那5歲的堅強卻撐起一個殘缺的家-感動中國_社會百態_青春勵志小故事

    亡父瘋母傻兄,雷冬香用她那5歲的堅強感動中國!

     

     

    好好讀書和照顧好哥哥是小冬香的最大心愿

    好好讀書和照顧好哥哥是小冬香的最大心愿

     

            ——亡父瘋母傻兄,你獨撐家庭大梁,十二歲的女孩,自有一種堅強,苦難似彈簧,冬香更倔強——雖是冬天,也有花香!

     

    故事導讀
     
      她5歲時,父親去世,媽媽受刺激精神失常。從此,她承擔起了照顧媽媽和智障哥哥的責任,還要上學。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7年。
     
      媽媽在世時,她老覺得媽媽是拖累。媽媽去世后,她才發現,這個“瘋媽媽”竟是讓她變得堅強的精神支柱。如今,照顧哥哥是她補償媽媽的最好方式。為了哥哥,她多次拒絕好心人的收養。“我已經丟下媽媽了,不能再丟下哥哥!”她說。
     
      突如其來的寒流,讓雷冬香睡了一晚,腳仍是冰的。天剛亮,她就蹬開了身上那床又重又硬的棉被。
     
      10月13日是星期六,不用上學,雷冬香想睡個懶覺,但她依稀聽見隔壁屋里哥哥走動的聲音,她不得不起來守著,以防哥哥發生意外。家里,還有一大堆放了一周的衣服要洗。
     
      這里是重慶市酉陽縣大溪鎮石堤村4組。12歲的小冬香剛推開房門,一股冷風就裹著雨往屋里鉆。她暗自慶幸,前幾天才將屋頂的瓦翻撿了一遍,是村干部讓幾個鄰居幫的忙——不然,昨晚家里定會漏雨。
     
      小冬香犯愁了,每周六上午,是她固定洗衣服的時候。但下著雨,怎么到1公里外的水井旁去洗衣服?
     
      18歲的哥哥雷茂林正站在院壩邊接房檐水玩,很開心。他只穿了件單衣,看上去如同一個孩子,兒時的癲癇病讓他的大腦受到刺激,智力僅相當于小學生。
     
      小冬香拿來件厚衣服,強行讓哥哥穿上后,搬了張小板凳坐在旁邊,一雙小手托著腮幫,望著雨簾發呆。這雨,讓她想起了媽媽。
     
     
     
     

    說起媽媽,小冬香哭了

    說起媽媽,小冬香哭了

     
     
     
    爸爸去世后,她開始照顧精神失常的媽媽和智障哥哥
     
     
      2005年冬的一個清晨,小冬香在睡夢中被鄰居黎茂菊叫醒:“冬香,你媽出事了!”媽媽一晚沒回來——這并不奇怪,自2000年爸爸病逝后,媽媽因受刺激精神失常了,常在村里跑來跑去,有時一連幾天不回家。
     
      小冬香記得,那天也下著雨,很冷。當她拖著哥哥跑到媽媽身邊時,媽媽的身子已發硬。“晚上掉進水溝摔死的。”村里人說。
     
      小冬香自己都不知道爸爸去世后那幾年是怎么過來的,“從此,這個三個人,哥哥癲癇,又傻,媽媽也瘋了。”小冬香不敢回憶那幾年是怎么過來的:“我白天上學,下午放學后照顧他們。家里沒清靜過,哥哥常發病,有時一天幾次,一發病就倒在地上,渾身抽筋,口吐白沫。常常這時,媽媽又在一邊闖禍了。我都不曉得該照顧哪個。”
     
      “這家養一段時間,那家養一段時間,直到2003年冬香上小學。現全靠政府救濟。”說起這兩個孩子,黎茂菊眼睛濕濕的:“吃百家飯長大的,可憐啊。”
     
      一天半夜時分,小冬香突然覺得腰部劇痛,睜眼一看,不知何時回家的媽媽正舉著木棒往她身上打,小冬香趕緊爬起來,大叫“救命”。待聞聲趕來的鄰居將“瘋媽媽”制止時,小冬香全身已是青一塊紫一塊,哥哥這時則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小冬香覺得委屈極了,在夜色中大哭起來。
     
      說到這里,淚珠兒順著小冬香的臉龐不斷掉落,哥哥雷茂林笑嘻嘻地站在旁邊,用含糊不清的話勸妹妹:“哭……哭啥子喲,莫……莫哭……”雷茂林笑著伸手給妹妹拭淚,小冬香一甩,將哥哥擋在一邊:“都是你,你恁大個人了,啷個啥都不懂?”壓抑的情緒瞬間爆發,小冬香沖哥哥發火了。
     
      雷茂林愣一下,笑嘻嘻去一邊玩雨水。許久,小冬香才抬眼望望哥哥。她走過去,將哥哥的衣服扎在褲帶里,埋怨:“這樣暖和些,曉得不?”
     
     
     
    每周六上午,都要到1公里外的水井旁去洗衣服
     
    每周六上午,都要到1公里外的水井旁去洗衣服
     
     
     
    媽媽不在了,她才知道媽媽是她的依靠
     
      “以前我常錯誤地認為,要沒這個瘋媽媽,我可能會過得好些。”小冬香說,她這個“真該死”的想法在媽媽去世那天被推翻了。
     
      當看到媽媽遺體時,小冬香開始沒哭。但,當看到媽媽雙肩衣服破口處那道不太起眼的老繭時,她突然哇地一聲哭起來。看到妹妹哭,哥哥也跟著哭。
     
      小冬香和哥哥都是在媽媽背上長大的,媽媽左肩那道老繭是背帶磨出來的,右肩還有一道。
     
      “她爸死時,冬香才5歲。她媽媽雖然瘋,可認得女兒,就算在外面亂跑,也要用背帶將冬香背在身上。”黎茂菊說。
     
      媽媽的死并未讓小冬香感到輕松,“我覺得我和哥完了。雖然媽媽在世時根本顧不上這個家,只會添亂,但她死了我就覺得沒了著落。爸爸死了,我覺得這個家還有媽媽;媽媽瘋了,我知道這個家只能靠我;媽媽死了,我才知道,我們離不開媽媽——但這日子還得過。”
     
      小冬香記得,一次,好心的鄰居彭詳志送了幾斤面粉來,媽媽正好在家。媽媽搶過去,將面粉用冷水和好,就往兩孩子嘴里塞。彭詳志趕緊阻止,幫忙將面團煮熟。
     
      彭詳志說:“幾天后,我看到她還在喂娃兒吃面粉。細看,都生霉了。原來,她自己舍不得吃,放久了就霉了。”
     
      “我現在才感覺到,媽媽雖然瘋了,卻是我的依靠。她是愛我和哥哥的。現在我想補償媽媽已沒法了,媽媽不在了,我只能把哥哥照顧好,這樣才對得起媽媽。”
     
     
    哥哥,我不會丟下你
     
    哥哥,我不會丟下你
     
     
     
    為了照顧哥哥,不丟下哥哥,她拒絕被收養
     
      每天早上天亮就起床,做好早飯,和哥哥一起吃后,走一小時路去上學。小冬香在山下的沙灘小學上5年級。她一天只吃兩頓飯,中午在校是不吃午飯的。放學回家,先做作業,再做飯。這就是小冬香一天的生活,周末是集中洗衣服的時間。
     
      小冬香在等雨停。雨停了,才能去洗衣服。哥哥的衣服特別多:“他老將衣服弄臟,我平時沒時間洗 。”
     
      每天早上,小冬香出門都會提醒哥哥:“要是覺得不對勁,就去找黎婆婆(鄰居黎茂菊)。餓了熱冷飯吃,小心火。莫出門!”
     
      小冬香最擔心的就是哥哥。她怕哥哥突然在家發病,她從學校趕回家已經來不及。
     
      去年冬天,雷茂林突然發病倒在火爐旁,左手被燒傷,至今有3根手指不能完全張開。小冬香很自責,覺得沒照顧好哥哥。自此,她出門定會將爐里的火熄滅。
     
      前不久,雷茂林又發病了,小冬香去拉他,雷茂林甩手就給妹妹一耳光,還用指甲掐她。事后,雷茂林看到妹妹手臂上的血痕,問是怎么回事。當知道是自己掐的后,他對妹妹說:“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后發病了你就不管我,我一會兒就沒事了。”這是小冬香第一次聽到哥哥說這么溫馨的話,她忍不住撲進哥哥懷里,兄妹倆抱頭痛哭。
     
      中午時分,小冬香在爐子上做好了午飯——飯里摻點油、鹽,還有幾片洋芋,沒有菜。家里只有兩個碗,大碗是哥哥的,小碗是妹妹的。當雷茂林準備舀第3碗時,突然發現鍋里沒多少了,再看看妹妹,一碗還沒吃完,他猶豫了,小冬香忙說:“我飽了,你吃嘛。”雷茂林不客氣地將剩下的飯全裝進了肚子。
     
      幾年來,有多位來自主城區的好心人提出收養小冬香,每次,小冬香都會問:“哥哥和我一起去行不?”當明白別人不可能收養哥哥時,小冬香會馬上回答:“我不去了,我不能丟下哥哥。”小冬香說,她現在對哥哥的感覺就像對媽媽的感覺——相互依靠。
     
      “以前錯誤地覺得媽媽是拖累,現在我不會再覺得哥哥是拖累了。” 小冬香說,她和哥哥是“相依為命”。“家里有什么事,我會和他商量,雖然他有時懂不起,但我覺得好歹有人一起說說話。哥哥也可以做些家務,比如挑水、熱飯……”
     
      畫媽媽,是小冬香最大的愛好。她說媽媽是世上最漂亮的媽媽 這個家只有兩間屋,兩張嶄新的床是家里唯一的家具。床是鎮政府送的。屋里還有一個爐子,一堆蜂窩煤。一些舊衣服是好心人送的。
     
      屋里沒電,大白天也暗暗的。小冬香說:“電線有問題,我們已經點了幾個月蠟燭了。”前幾天,她跟村里反映了這事,村干部說,會盡快找人把電線修好。
     
     
    幼小的雙肩挑起家庭的重擔
     
    幼小的雙肩挑起家庭的重擔
     
     
      兄妹倆沒能力種地,就讓給其他村民種,別人每年給他們350斤苞谷,小冬香就利用周末將苞谷背到5公里外的場鎮去賣,一次能背30斤,1.4元一公斤。她再用賣得的錢買米,買鹽。20斤一袋的米,兄妹倆要吃兩個月。“我們有時沒在家吃飯,鄰居常會叫我們去吃,就省下了。”
     
      他們每月也會買點肉,“我喜歡買肥肉,肥肉可以先爆點油。”說起肉,雷茂林使勁咽了咽口水。
     
      7年來,兄妹倆不斷得到許多好心人的幫助,大溪鎮民政辦干事祝民良說:“早已把他們按孤兒對待,每人每月有200元的救助,錢由村主任代管。所有臨時救助,我們會第一個想到他們。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好心人,不定期送去生活物品。”祝民良說,他們也曾想把兩孩子送福利機構,但酉陽沒有兒童福利院。
     
      畫畫,是小冬香最大的業余愛好。她的床頭貼滿了人像,都是女性。“她們全是媽媽!”小冬香對爸爸印象不深,她說媽媽是世上最漂亮的媽媽。
     
      記者看到,這些“媽媽”都長得不一樣。小冬香說,她好想在這些媽媽旁加上兩個孩子。一個男孩,高高的;一個女孩,矮矮的。

     

    小冬香好想在“媽媽”旁邊畫上兩個孩子
     
    小冬香好想在“媽媽”旁邊畫上兩個孩子

     

    非常贊同 若有所悟 一般般啦 十分憤怒 嘿嘿搞笑 十分感動 感覺不錯 是真的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折翼天使李應霞-夢想,在路上-感人勵志視頻_勵志小視頻
    彩娃彩票下载
    <div id="8168c"></div>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sup id="8168c"></sup>
  • <div id="8168c"></div>
  • <sup id="8168c"></sup>